前兩天整理家裡電腦,發現許久以前在OB山友社留言板上曾寫過的東東,
拿出來冷飯熱炒,在東吳山社40週年,為最近發生的事作一註腳...

------73年奇萊五路會師心情筆記------
不知被什麼力量驅使著,我正往南華山頂爬,剛才在天池畔小睡,被稍帶寒意的南風喚醒,似乎有某些訊息等著我去接收,於是我帶著對講機,佇立在這條陡峭的稜線上了。 
..

東南稜從天長山到奇萊主整個呈現眼前,已過了開機時間,但我仍不斷呼叫,『南稜呼叫東南稜,聽到請回答,南稜呼叫.....』對著那整條稜線呼叫。

有一個森林小山頭正冒著縷縷青煙..『是不是他們?』不是他們還會有誰,那稜線可是岳界首登啊『他們想告訴我什麼?』心想前天的颱風..有點擔憂,而對講機傳來的只是吵雜的干擾和我不懂的語言。

關掉那吵雜的機子,視線望向四週青山和腳下的箭竹草坡,山風颯颯,東面的雲海逐漸掩至,接近光披八表石碑,而更遠處的能高諸岳在西斜的陽光下更顯得頭角崢嶸;回首來時路,有風雨更有晴霽,心中已多了一分篤定,或許我們早已連絡上了,不是籍著手機,而是憑著眼神和心靈;是啊!面對這片青山,我們從未斷過聯繫。 

------73年奇萊五路會師心情筆記------
會師前夕,天氣晴朗,我們已在下午提前登上北峰,我們現在的位置是北峰和3580峰間的鞍部;下午奉總領隊之命前來接應北稜,原以為北稜可在明日攻上稜線,準時會師,而今才知他們已過了最後紮營地點,此時已可聽見碎石坡下方依稀有人聲,並不時傳來碎石滑落的窸窣聱....

天已全暗,俯視立霧溪谷,中海拔濃雲密佈,不時出現閃光,山下此際正下著雷雨吧?而三千五百公尺的此處卻是月光皎潔,繁星點點,何等詭奇的高山之夜啊!

氣溫只有15度,但身上仍不時冒汗,手中的傘繩慢慢放鬆,讓另一端的伙伴垂降下去,引導體力快要耗盡的北稜隊員上攀,心中默禱:老天保佑,伙伴們,你要撐住,雖然把手點鬆脆,雖然踏腳點止不住滑動,雖然你們已經4個小時背包未曾下肩,但是,請相信,你能熬過去! 不要放棄,一如我們為會師這個目標所作的努力,行前的負重訓練和龍洞岩攀為的就是這種困難地型,現在全看你們了.....

此時此地,所謂征服不是睥睨四方,不是臨風高歌,征服是在極度疲倦時仍能堅持到底,在處境危殆時仍能不亂方寸。
...................
昨晚看了Discovery頻道的Eco Challenge 特別節目,那是'97年起,一年一度舉辦的世界越野比賽,但與著名的汽車RALLY賽截然不同,比賽場地是渺無人煙的荒野,賽程長達7~10天,參賽隊伍必須在指定時間通過檢查站,並且途中不得破壞環境,不得遺棄任何必要裝備,必須全隊同進退,只要有隊員無法繼續走完,該隊即被判出局。

高山、斷崖、急流、沙漠、怒濤,自然的障礙不斷地考驗隊伍,而疲憊、傷病、饑渴,以及沮喪、擔憂、茫然更是對隊員身心嚴重的折磨;但是在片中,我看到了共患難、共榮辱的團隊精神,以及誓言走完行程,絕不放棄的堅強意志,人性中的最高品質,通常是在這種最為嚴苛的環境下出現。

只有五分之一不到的參賽的隊伍完成全部賽程,但我相信,所有參賽隊伍都從過程中體驗到所有的挑戰與考驗,一如山鬼在奇萊會師心情筆記中所言:
『所謂征服不是睥睨四方,不是臨風高歌,征服是在極度疲倦時仍能堅持到底,在處境危殆時仍能不亂方寸。』

片中,有某位參賽者說:「致勝與否對我來說並不重要,我要證明的是,我這一生沒有白活!」回想自己在山社的登山生涯中,也曾遭遇過類似的情境,憑著伙伴的打氣與鼓勵,總能化險為夷,平安走完全程;在此,我要說:山社與山胞,謝謝你們,因為你們,我這一生沒有白活!

philb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