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N1877.jpg 
事隔23年了
那年我還年輕,高山百岳一一踏上我的足跡
計劃在放寒假時完成南二段縱走,花7天時間,從南橫埡口,往北走
向陽,三叉,南雙頭,雲峰,達芬尖,大水崫,秀姑巒..,一舉完成7座百岳..
我們共5位男生,每人背負25公斤以上的背包上路了
想在第一天上到向陽工寮,哪知天氣惡劣,又因大關山隧道崩塌
在翻越關山嶺山時遭到冰雹襲擊,行程受阻,只好在埡口過一晚,
當晚領隊決定取消縱走,而我們另四人則想單攻向陽或三叉再下山
如此四人就重裝上向陽工寮過夜,隔天一早輕裝攻向陽,
天氣比預期好,順利登頂向陽山,因此想再下一城,續攻三叉山
登上三叉時,起大霧且颳著強風,又誤信地圖上有通往向陽工寮
的捷徑,待下到溪谷時路徑消失,天色漸暗,只好覓地做露宿打算..
 
是夜燒完所有能燒的枯木樹枝,仍難抵擋高山冬夜的逼人寒氣
一夜無法安睡,所幸天氣良好未落雨雪,否則凶多吉少..
天亮以後滿懷信心可找到正路下山,走沒多久路徑完全消失
此時信心被徹底擊垮,僅存的體力流失殆盡,良久不能言語和走路
幸隊友勸慰我放心,只要稍事休息,待體力恢復,往西面山坡上攀
必能接上來時正路,因此鼓起勇氣,在佈滿箭竹與刺柏的陡坡上
奮力上攀,好在天氣不錯,那天整天都未起霧,視野無礙
爬回向陽北的稜線,終於找到稜線上的小徑,越過向陽山,循原路
下山回到向陽工寮。幸未造成山難。
民國81年,登山社辦嘉明湖六路會師,我走溪頭山線,無奈因天候
太差,在向陽山前徹退下山,與嘉明湖始終緣慳一面。

philb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